华声湘播 >艺术专题>正文

一个人撑起一个艺术现象 ——20位艺术名家评王刚

2020-08-10 09:17 

艺术家王刚在大地和泥土中艰辛探索,找到根性的绘画语言,创造出独具特色的艺术形象“老万”。

“老万”意指千千万万普通劳动者。从1999年创作油画“老万”迄今21年间,经过步步深入的艺术语言探索,形成了集油画、综合材料、泥塑、素描、影像、行为、大地艺术为一体的庞大的艺术体系——老万头像宛若大地山川而风景和大地艺术独具“老万”人格——“老万系列”。“老万系列”作品从形式到内容,一步步地从人走向自然;从个体走向群体乃至人类和宇宙,格局恢弘浩大,表现力震撼人心。

王刚以强大的意志力,独特的才华,巨大的精神能量,感召数以万计的社会各界人士参与其作品创作,以倾述对于“人”与“自然”的主题反思和情感趋向,不断以新的视觉呈现来展示宏大深沉的精神内涵。艺术风格雄浑拙朴,近作大地艺术广受海内外关注。

能给世界持续带来强烈震撼,将中国的艺术向前推进一步,这在当代中国是唯一的。

——编者

综合材料油画《老万头像》 2005年 180cm×220cm

综合材料油画《老万头像》 2014年 180cm×220cm

王刚是一位特立独行的艺术家,近年来他行走于中华大地,做了不少极为震撼的大地艺术。王刚已经成了一种艺术现象,他自己一个人就能代表一个艺术现象,这一点弥足珍贵。中国当代艺术若干年来都是很多艺术家共同去完成一个观念,形成一种艺术潮流,是一种此起彼伏的发展结构,但是王刚一个人就能把一个艺术现象给撑起来。从这个意义上说,他是独特的艺术家,也是具有强大的精神结构和创作能力的艺术家。

——杨卫 艺术评论家 策展人

艺术家能在思想关怀和艺术语言两个层面都充分地表现自己的情怀,我想他的艺术是会感动人的。王剛画的是农民工,实际上画的也是他自己。农民工将来会成为历史概念,王刚能在这时候用自己的语言把他们记录下来,这对我们的艺术财富也是一个重要的贡献。

——范迪安 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

泥塑《老万群像》 2002年

油画《老万村的弟兄们》1999年 100cm×200cm×6幅

其中之六由中央美院美术馆收藏

纸本《新老万》 2002年 60cm×80cm×3幅

综合材料油画 《老万媳妇》之一 《老万媳妇》之二 2004年 140cm*260cm*2

这虽然只是雕塑,但它却是灵魂的雕塑,是极具先锋性的。仿佛有一只你看不见的手(雕刀),把久远拉近了,把生命还原了,把岁月和历史凸现了。这一张张各具形态的人脸,展示的是一种具体的模糊,抽象的逼真。那骨和肉,就像是在碱水里泡过、在烈火里烤过的、是精气和魂魄的再现。也仿佛有昂扬的歌唱从一个个翻着的、焦干的嘴唇里喊出来,骨声如铜……一个画家,他雕刻的是神,是魂,是骨茬茬的生命感悟,是一种人性的大穿越,这不能不让人感叹!这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歌颂,对劳动者的歌颂。大哉,也壮哉。

——李佩甫 河南省作协主席 作家

综合材料油画 2003年 180cm*220cm

泥塑《老万头像》 2002年 15cm高

泥塑《老万们》 2001年 20cm高

王刚的艺术给我们一个提示。他的艺术使我们同时也可以想到米开郎基罗,那些文艺复兴的大师,担着一种巨大的文化使命、历史使命、精神使命,像宗教的信徒一样地投入艺术。像王刚的这种艺术,或者跟王刚类似的这种艺术家们的艺术,是能够承载这片天空的,能够寄寓这个时代真正的精神。我认为王刚的艺术和他自己可以毫不胆怯地对历史说:我对历史做了交待。或者说:我做了,我拯救了自己。这点很重要。

我觉得这是这个时代特别需要的一批真正的艺术家。

他的艺术还有一个特征就是力度。如果用一句话来说,他的力度是跟高山、大海来对应的。他都是在提示着一种大的精神,大的感觉,一种大的符号。

——邓平祥 艺术评论家 油画家

泥塑《老万群像》 2000年-2004年

《老万泥塑》头像 2002年 18cm高

他以粗犷的豪迈,坚韧的质朴,雕刻般的造型,醇厚的泥土意味,岩石般的坚硬感,竭尽所能地挖掘画面的表现力。

他的艺术是接地气的,始终没有离开生养他的土地和人民,像是他艺术的图腾,有一种原始而本真的生命力。他在反复堆积涂抹的带有大地气息的画面上倾注,留下了时间雕琢的恒久感,耐人寻味。他在追求绘画表现的极限,在干涩笨拙的表现中承载了人类初期的精神诉求,像是古代岩画上的联想与现代延展。

他把绘画表现性、雕塑感与材质的堆砌力量进行结合,带有现代视觉的冲击力,以及内心的深层挖掘与现代观念的融合参与,带给美术界特殊的启发和视觉感染力。

——杨飞云 中国油画院院长 油画家

综合材料《老万头像》 2008年 180cm×220cm

河南省美术馆收藏

综合材料《老万头像》 2005年 180cm×220cm

山东美术馆收藏

综合材料《老万头像》 2013年 180cm×220cm

综合材料《老万头像》 2009年 180cm×220cm

新疆乌鲁木齐天山美术馆收藏

他的作品真正使油畫有了中國面貌、中國精神、中國氣魄!他走出了一條真正油畫中國化的路子。藝術貴在揭示生活本質,王剛的作品做到了。他把一個世紀來轉型的中國社會生活深刻地烙印在自己的藝術之中,其深刻性我還沒有看到第二個人。

藝術貴在的藝術家鮮明和不可替代的個性之中。尋遍中外油畫繪畫歷史,王剛的作品獨一無二。他的作品語言獨創,技術精湛,品格高(貴)尚。藝術貴在在傳統的命脈中形成新的時代面貌,王剛做到了。

我站在他的畫前,有一種吐不盡的思緒,想到歷史,想到現實,想到未來。歷史的浩瀚,現實的豐博,未來的深遠。

在他的畫前,我似乎找到了自我的靈魂,托生前的祖先和祖先的神性。

——蘇高禮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油画家

综合材料油画《黄河三号》 2014年 280cm×900cm

山东美术馆收藏

综合材料油画《黄河三号》 局部

王刚先生的这种创作更多地介入了自己的观念和思想,他是一个非常有思想的艺术家。

一些程式化的东西被他完全打破了,完全融入到自然的创作当中。他的油画和他的大地艺术是相通的,你看他的油画,将局部放大,就是大地的局部......

这方面他在结合上已经做到非常统一了。所以他不论大地艺术还是绘画创作包括他的追求,整个艺术方面都形成完整的体系,值得许多艺术家去思考

——张子康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 策展人

综合材料油画《老万头像》 2013年 180cm×220cm

我觉得亚艺术问题,是当今中国艺术走向未来的过程中,有待越过的一座巨大而又千奇百怪的迷宫。

很高兴王刚的大地浮雕艺术和多材质老万头像系列,绕开这个迷宫走到了当今艺术的前列,也为解决这个问题带来了巨大的希望。

王刚对这门艺术的贡献在于,他突破了这门艺术抽象的、几何图案的纯形式,而赋予了它以一种前所未有的现实主义人文精神。

经由一个大地之子发自肺腑的浩叹,人文进入了自然,自然也进入了人文。从而把当今中国艺术,向前推进了一步。

——高尔泰 美学家 油画家

老万《大地浮雕》大型行为艺术

2007年3月27日中原工学院弘德广场180m×130m

5000多师生参与

美国、意大利、德国、奥地利等国私人及艺术机构收藏 数码输出图片

在黄河系列、太行山系列,我看到一种崇高中的苦难与盼望。从天空来的异样的阳光照耀给了我们一种盼望。

王刚作品表达了一种人我关系的历史性,艺术家是一个时代的先知,他需要不仅为自己发声,而且为底层的百姓发声。我们虽然发出来一点点声音,但是正是这一点微不足道的声音,构成了我们民族的历史和人类的历史。

——查常平 艺术评论家 圣经学者

综合材料《黄河一号》 2012年 440cm×1260cm

河南省美术馆收藏

灵魂在物化的过程中更显出一种人生的苍凉与悲壮。当他用泥塑的方式去一个个表现这些个体生命、又以放大照片的图像方式并列展示他们的时候,我们又一次被震撼了,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强大的不可忽视的生命集群,它所显示出的人性力量将促使每一个有良知的人去反省我们自己和社会,它的艺术感染力足以唤醒那些“久居都市被现代文明麻木的灵魂”。

——贾方舟 艺术评论家 策展人

老万《大地浮雕》局部 9m×13m

2007年3月27日大型行为艺术之后2个月

美国、意大利、奥地利等国私人及艺术机构收藏 数码输出图片

2007年3月27日下午,19个“泥人”在耸立在弘德广场的96座“老万”浮雕头像之间翩舞着原始的舞蹈,这可以看作是仰韶文化舞蹈纹彩陶罐的现代复活。5000多名外围的学生手拉手齐声呐喊:“我们是炎黄子孙,我们是大地的儿女”,那一阵跌宕起伏的发自内心的呼喊声,深深地震撼了在场的每一位同学,对于人生、对于生命、对于民族、对于历史,有了一种新的体验,新的眼光,而这个感人的时刻,他们也会用毕生的感动去凝记。这对于他们的未来人生具有不可估量的作用与意义.

在我看来,仅仅是”老万”广场行为艺术的创意与组织,在近20多年来的中国当代艺术中,也是前所未有的空间规模与视觉震撼性。

——殷双喜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艺术评论家

老万《大地浮雕》大型行为艺术

2007年3月27日中原工学院弘德广场 180m×130m

5000多师生参与

美国、德国、意大利、奥地利等国私人及艺术机构收藏 数码输出图片

在艺术步步走入观念化的当下,王刚的老万们重新唤醒直感的阅读,这本身既是对阅读记忆的一次洗礼。王刚的艺术创作保持了一种艺术自身的深入方式,即对“艺术视觉的可能性”探求。正是“老万”以及“泥土人”的深度要求,才使王刚的艺术手段不断的变换,一次次创生,他没有被生活的客观化所牵引,而是在自然与朝向无限的执着之间,去寻找艺术语言的视觉可能,去触动泥土生命记忆的复活。

——柴中建 上海同济大学美学教授 策展人

老万《大地浮雕》大型行为艺术

2007年3月27日中原工学院弘德广场 180m×130m

5000多师生参与

德国、意大利、奥地利等国私人及艺术机构收藏 数码输出图片

王刚是一个有着强大意志力的艺术家,他的强大意志与他的开放意识共同催生了中原腹地上具有独特地域性的大地艺术作品。这其中后者为他提供了观念传达的有效途径与形式来源,而前者则赋予了他的作品独特的形式语言,大地作品浩大的规模与体量以及强烈、浓厚的个人气质。

——白家峰 艺术评论家 策展人

综合材料油画《太行山夕阳》 2012年 280cm×600cm

毫无疑问,王刚的艺术实践和他的艺术行为,为当代许多沉浸在象牙之塔里整日研究形式语言的画家提供了一种范例,这种范例,就是永远不会过时的人文关怀所要求的大型主题性创作。

人民是艺术的母亲。

——莫鸿勋 油画家

综合材料油画《漠北之战》 2009年 280cm×750cm

在当代艺术中,一个画家能够获得一种属于他自己的,让人一眼就能辨识的画面肌理语言,是很难很难的,但是王刚很幸运,他做到了。

让时间以一种具体的物质形式凝固在他的作品里;这是极难的,但是他做到了。

王刚把一幅题为《佛光寺》的大作展现在我眼前的一刹间,一切化作了乌有。在我的记忆里,只有很少数的一些画作能够这样深深地吸引我,让我长久地呆在它前面,以致画我两忘。

我只想说,《佛光寺》是一幅杰作,它不仅标志着画家的创作又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而且还是一个征兆:当代艺术很可能面临着一个转折,也许,20世纪现代艺术形成的各种成规和教条正在瓦解之中。

综合材料油画《佛光寺东大殿》 2014年 280cm×450cm

综合材料油画《佛光寺东大殿》 局部

……于是,黄河农民和黄河土地的形象就在画面上自然地合二为一,结合成不能分离也不能分别的艺术形象。这带来了奇妙的艺术效果:时间真地凝固了——泥土没有时间性——但是没有时间性的泥土质感,一旦和这些巨型头像结合,就自然地获得了深刻的历史性,几千年来人与黄河的漫长历史,就此在这些头像里默默地演绎。正是这演绎,让人们在面对它们的时候,不能不感动万分,以致血脉喷张。

——李陀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 文艺评论家

综合材料油画《太行山》 2014年 280cm×600cm

我看到作品的第一感觉,惊异于这么大的尺度,惊异,惊悚,非常震撼。

我在您的大地艺术中看到了人的卑微,人像尘埃一样渺小。可是只靠着自己是看不到的。从天空中俯视的上帝视角,才能看到真实的人类世界。

在这样一个大地之上,通过大地艺术的创造,使得空间中呈现了时间的尺度,以及时间的意义。

所以大地艺术不能只在超验的层面去解释。不能只谈自然、生态危机的问题。它更是社会的,更是政治的,更是对社会性的精神性的现代性废墟的一个反思。

——郝青松 清华大学博士 策展人

大地艺术《大地凝视》之一 秋 2017年 新疆沙湾县 290m×420m

老虎影像拍摄 私人收藏 数码输出图片

他的作品有一种引导力,总能把人牵引到历史的纵深,仿佛在诉说着周而复始的轮回,让人感佩落泪。

从内心到艺术,王刚是一个把自己融入历史、融入文化、融入精神的人,在他的认识中,历史没有走远,文化是凝合如一的整体,他的精神一直指向千古,指向宇宙生发之时的原道,从这里出发,他挖掘着物质与精神的本真理解,在现代与古代立体的时空里纵横捭阖。

——郭振宇 山东美术馆典藏部主任 画家

大地艺术《大地凝视》之二 冬 2017年 新疆沙湾县 280m×450m

王伟拍

艺术家王刚的“大地凝视”,以地球、大地的视角,冷静地观察宇宙在一种更广义的时空中的变化。艺术家以一种沧海桑田式的观测标尺与悲悯情怀,将时间、空间的维度拉升至一种高于人类自身的坐标系上,将人类从文明发源时代所关心和思考的命题与“未来之后”的文明撕裂乃至毁灭强力地联结到一起,构成了一股巨大无比的时空和价值张力,迫使每一个人通过大地的眼睛,正视人类对地球、生态、文明、生存、毁灭的考问与反思。

——王振林 独立策展人 画家

大地艺术《大地生长》之一 春 2016年 新疆木垒县菜籽沟 146m×260m

王刚拍(羊群走过鼻梁)

大地艺术《大地生长》之二 冬 2016年 新疆木垒县菜籽沟 146m×260m

王刚拍

他的创意在于抓住了人在地球上的生命意义、价值及其与宇宙的关系这样比较终极性的问题。

王刚的这个艺术出来了以后,我们中华民族就有了这种标示性的作品。

以地球和大地为材料进行艺术表达,这是多么大的气魄!从这个意义上说,王刚是在创作一个前所未有的伟大作品,他的作品会成为中国人精神上的或者说艺术上的一种标志。

——邓平祥 艺术评论家 油画家

大地艺术《大地凝视》之一 局部 2017年 新疆沙湾县 290m×420m

王伟拍 私人收藏 数码输出图片

大地艺术《大地凝视》之二 晚秋 2017年 新疆沙湾县 300m×450m

王刚拍(离开创作现场的挖掘机)

王刚做的这种像,它具有神性,因为它尺度很大,它是一个天地尺度,给人感觉到神圣性神圣感,它有一种震惊。神性的东西怎么能塑造出来,所以大地艺术顺从了它。

它可能更趋向于所谓生态的意思,因为生态是一个更大的关系,更大的语境。多重的关系构成这样一种“态”,它有链,有生物链,各种关系,人,自然,最主要的就是他还有穿越,有个形而上的思考。就是神,神本,意志,宇宙法则。所以它是一个非常非常新的艺术形态,方兴未艾。

——岛子 清华大学教授 艺术评论家

大地艺术《大地凝视》之三 晨 2017年 新疆沙湾县 280m×450m

王刚拍

大地艺术《大地生长》之二 冬 2016年 新疆木垒县 260m×140m

王伟拍

精神的还乡之路使王刚走向更广阔的空间。在新疆的木垒和沙湾,他凝视亘古洪荒的大地,面向四季轮回生长的自然,怀想丝绸之路丰厚的人文历史内涵,于天地之间湧发激情,敞怀构想,因境布象,循势造型,创作了与自然生态浑然一体、由自然生命展现变幻的大地艺术巨制。这是活的艺术、现场的艺术、生命的艺术,让人在观览之际获得心灵的震撼和精神的洗礼。

王刚先生的艺术十分鲜明地体现出“共生”的观念。《大地生长》不仅仅是作品的题目,更是一种当代艺术创作方法论。他将中国古老的“天人合一”思想转化为可观可感的视觉图景,演绎了人与人、人与自然、自然与人文、历史与当代的“共生”,这是一种文化的自觉。

——范迪安 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


精彩推荐

焦点图

在线阅读:
湖南日报 华声在线 三湘都市报 华声湘播 抖医云播 湘报严选
广告合作:
联系方式 / 0731-84326423    邮箱 / 495907632@qq.com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