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湘播 >艺术专题>正文

皂市水库漫游我想起了当年的一首小诗

2020-08-10 15:56 

□王孝忠(湖南省水利厅原厅长、常德人)

前不久,我和周阳生、翟笃培、朱江几个老同志乘船游了一次皂市水库。皂市水库是澧水流域的重要控制性工程,总库容14.4亿立方米,其中防洪库容7.8亿立方米。这座水库2004年2月8日开工,2008年5月竣工。这次游水库,只见大坝高耸,库周青山欲滴,云雾缭绕,犹如电视剧《西游记》里的天庭皇宫。库水碧波荡漾,浅处清澈见底,船拖十里虹道,浪拍水中岛屿,像似龙宫外景。新搬迁建设的维新厂镇,白墙青瓦马头檐,一色徽派建筑,给人以气象万新之感。皂市水库垂钓名气很大,全国各地坐飞机、坐高铁、坐汽车来钓鱼者成百上千,构成了壶瓶山下又一景。现在,当地人已将皂市水库取名为仙阳湖。看到如此壮观、如此美景,我想起了2004年2月8日皂市水库开工建设时写的一首小诗,贴出来供网友一阅,同时把常德日报社陈言谟的解读一并贴上。

欢呼皂市水利枢纽开工

2004年2月8日

五千年殷商文明,
五百年灾害记载,
五十年建库梦想,
五年多鞍马劳顿。
随着部省一声号令,
宏图即将大展,
梦想即将成真。

这是一座防洪工程。
人们不会忘记,
一九三五年,
狮子脑决口,
三万个洪量,
吞噬三万人民。
人们不会忘记,
一九九八年,
“七·二三”,
顷刻间,
澧南垸漫溃,
西官垸进洪,
安造垸水围县城。
人们不会忘记,
二千零三年,
澧水作证,
江垭水库的建设,
防洪压力大为减轻。
锁住渫水,
拦截五峰,
两库联调,
澧水安澜,
再铸铜闸铁门!

这是一座灌溉工程。
水是生命之源,
水是生存之本,
水是生态之魂。
十四点四亿方容水,
是无价之宝,
是万物之尊。
这水,润泽石门大地;
这 水,润济澧阳平原;
这水,润漪华夏众生!

这是一座生态工程。
金仙阳更鲜,
银渡水更美,
阳泉马弯,
穷水不见踪影。
倒映壶瓶瀑布,
贯通龙王奇洞,
借来夹山闯陵,
又是一处人间仙境!

十里长滩,
百龙欢腾,
千炮轰鸣,
万人狂呼,
汇成一个最强音:
皂市水库
早日建成,
早日建成!

 

治水浩歌 真情写照
——解读王孝忠《欢呼皂市水利枢纽开工》

陈 言 谟 (常德日报社 专职编委)
2004年2月10日

这是王孝忠同志为皂市水利枢纽工程开工即兴而作的一首诗,先后刊于《中国水利报》、《湖南日报》。作为一个石门人,作为一个四十多年见证过渫水、澧水的润泽及肆虐的亲历者,我读到王孝忠同志这首诗作,心潮难平,飘忽岁月里的许多记忆和感悟在脑海里摇曳起来。

水乃生命之源。

北出石门县城40华里,一条发源于湖北五峰县香日坪的渫水,像一匹脱缰的怒马,狂奔140公里后,仿佛累了,在此放慢速度,“左顾右盼”,冲击成石家坪。

这里何时出现人类的?今天已是一个无法辩论的命题。

假如我们具有跨越时空隧道的本能。走进殷商时代的石家坪,对祖先做一次千年访谈,该是一幅怎样的画面呢?一位部落首领从房屋里出来了,他讲的语言我们无法听懂,他只好打着手势,引导我们一路参观。但见田野上,人们使用磨制石器在生产。在一座座窑前,壮年男子正在烧制各种陶器和铜器。在渫水河边,有老者,也有儿童,正在使用自己打造的铜质鱼钩怡然垂钓。在这方圆3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呈现的是一幅繁忙的生产生活场面。

水又是人类之祸。

五千多年前的石家坪,为何突然之间消失于厚厚的土壤里?研究文物挖掘现场,原来它不是毁于火灾,它不是失于瘟疫,它不是废于残杀,而是因为水患。

据《石门县志》,自明朝有文献记载水灾以来的500多年,石门境内发生水灾超过50次。1935年,沿河村庄尽被洪水吞没,3万多民众受灾,5462条鲜活的生命顷刻间被洪水夺走。

王孝忠同志曾在石门履任县委书记5年,后又在临澧、常德、长沙任职,深知渫水之烈,澧水之凶,洞庭湖之危。1998年7月23日,澧水再次发怒,这时王孝忠同志已经是全省水利战线的总指挥,自长沙飞奔而至,频繁督战于澧南垸、西官垸、安造垸等地.

时间消磨不了深刻的记忆,五年过去了,对他而言,当年的“漫溃”、“进洪”、“水围”场景至今历历在目,那种铁心治水的强烈愿望和赤子情怀当然挥之不去。

大难立大志。人们在遭受大的震荡之后都会萌生一种期待。

五十年代,人们设想在皂市镇石家坪铁锁横江.“锁住渫水,拦截五峰”。1957年动工,1960年,一名前苏联专家不远万里,前来援建。因国力原因,这年下马停建了。

不必苛求前人。毕竟,他们迈出了艰难的第一步。今天,我们书写一部宏篇巨著不是同样艰难吗?

就以皂市水库为证。且不说工程融资之难,静态投资达32.5亿元。且不说移民搬迁之众,三万余人泪别故土,迁徙他乡。仅说工程从立项到批准的历程,五载春秋,完全可以写一部书。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读了作者的一本文稿集,我的心被强烈震撼了。

2003年10月23日,这天,也许是观察了一处水利工程,也许是出席了一个重要会议,也许是协调了一起部门关系……当作者拖着疲惫之身回到办公室,梳理了五年来皂市水库枢纽工程报建手续的前前后后,突然感到,一切冲淡不了自己对皂市工程的牵挂。于是,他邀来澧水流域水利水电综合开发公司总经理李建民先生,联名致函省长,恳请省长再次出面向中央领导汇报,争取皂市水库早日开工。他觉得皂市水库不及时开工,他自己“无颜见三湘父老”。这种忧国忧民的赤子情怀,如果不是有一颗热爱家乡关注民生的火热之心,是不可能有的。

天道酬勤。五十年建库梦想,五年鞍马劳顿。人们终于盼来了开工的喜讯。人们永远记住了这个日子:2004年2月8日。人们永远记住了这个场面:十里长滩,百龙欢腾,千炮轰鸣,万人狂呼,汇成了一个世界最强音:皂市孕育着两岸12个县市1.85万平方公里土地上420万人口。五年后,伴随着皂市水库的建成,沿河的村庄、山野、田间,将是一幅幅丰收画卷;澧水“行马由缰”,冬日借秋雨,春水润夏种,又是一处处人间仙境。

如果你有时间,又静得下心来,可以乘一叶小舟,悠然地游动在具有丝绸质感的湖面上,自上而下作一次游历。你会感到,这里没有了车马之喧,不见了拥挤嘈杂,高峡平湖是那样的宁静、幽深。

在水库最北端,壶瓶山脚下,目睹湖口壶瓶瀑布的影子,遥想李白当年流放夜郎过境的掌故,吟诵他题赠壶瓶山的名句:“壶瓶飞瀑布,洞口落桃花”,不免为李白惋惜,你何不向老天多借一千年。

小舟悠然而下,造访仙阳、渡水、阳泉马湾,看到金仙阳更鲜,银渡水更美,阳泉马弯,穷水不见踪影。再想一想“金仙阳、银渡水,有钱难买商溪水,阳泉马弯出穷鬼”之千古传说,你会在惊奇沧桑巨变的同时为人类伟大的创造精神欢呼。

置身于这样的氛围,不知绷紧了多少时日的神经,在不知不觉中松弛了。这时,你突然发现自己不是来旅游的,你已经和消失的村庄的历史、水连成网的古迹融合在一起了。


精彩推荐

焦点图

在线阅读:
湖南日报 华声在线 三湘都市报 华声湘播 抖医云播 湘报严选
广告合作:
联系方式 / 0731-84326423    邮箱 / 495907632@qq.com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