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湘播 >艺术专题>正文

原创文章:我的妖野凤闺蜜

2021-12-13 15:26 

文/易银华

微信图片_20211213151641.jpg

衣不如新,人不如旧。

如果说三年之交为朋友,五年之交为老友,十年之交为挚友,那么我和凤卅五年之交可说是莫逆之交了吧。

凤并不知道她有多漂亮。一次在电话里闲聊,她说:“我从来没有觉得我好看过,只是夸的人多了,我渐渐感觉,还真有那么一丢丢漂亮了。”我被她的率真逗笑起来,说:“你本来就很漂亮啊。”话一说完,她青春年少时的模样又浮现在我眼前。修长的腿,纤细的腰,刚开始发育的身子,天鹅一样的美颈,艺术品一样精致的脑袋,白里透红的脸颊,玲珑小巧的鼻子,星星一样闪亮的明眸。虽然穿着褪色的格子夹衣和宽粗的军色裤子,仍然掩盖不住一个少女的亭亭玉立和冰清玉洁,像一朵含苞欲放的五月荷花。

   和凤认识在进初中的第一天。都是十二三岁的样子,懵懂而纯真。当时我和她分在一个班,老师安排我和她同桌,她很不情愿的样子,把课桌往我这边用力一掼。我装作没看出来,弯腰帮她捡起落在地上的文具盒,递给她,冲她笑笑。她匆忙地接过文具盒,轻声说了声谢谢,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假装看书。我想起一句诗来:“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我又笑起来。

后来她告诉我,她哪里是不情愿,她是故意装出一副高冷的样子来的。她说:“你的皮肤那么白,不说话的时候感觉很傲气,以为不好相处呢。”我们当天就成了好朋友,并且约好住同一个宿舍,同一个床铺。这一约就同桌了一个学期,且同床了三年。

初中三年,我和凤同进同出,同吃同睡,有她的地方就有我,有我的地方就有她,我们成了形影不离,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一天的学习下来,我们在宿舍里分享美食,相互谐谑打闹,宿舍里的其他同学都睡着了,我俩还在被窝里窃窃私语,分享小秘密,小烦恼,或嗤嗤轻笑,或微微叹息。我们总有说不完的知心话,一起谈理想,一起聊人生,一起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星期天的时候,她会用她爸爸的五羊自行车,驮着我去她山里的老家,或者是县城里我大姐家,二十多里的路程,上坡下岭,都是她驮我,她腿长,我只管坐在后面,一路欢歌笑语,快乐不已。我们一起疯一起闹一起成长,也有闹矛盾的时候,有一次不知为了什么事吵架了,有两天不说话,到第三天,我们不约而同来到经常一起玩的地方,校后面百步梯的林荫路口,几乎同时向对方说:“对不起,是我错了。”自嘲是“狗子离不开茅司板”,我们相视大笑。金兰契互剖金兰语之后,我们的友情更加深厚了。

凤随她表哥去了广州发展后,我去了私立外语学校。两年之后我们在赶场的时候巧遇,久别重逢,俩人在街上抱在一起又笑又跳,相互捶打,惹得行人侧目相看,以为是两个疯子。凤更加漂亮了,穿着空镂花的连衣裙,显得格外的洋气。她拉着我的手说在外面天天都想我,这次回来就是专门带我出去的。正赶上家乡遇到一场洪水,家里一贫如洗,我也正想要挣钱,给家里减轻负担,就义无反顾地跟着凤去了广州。我们在一家塑料厂上班。第一次领工资之后,我和凤去逛街,在街上看到路边一个残疾人,拉二胡乞讨,当听他唱:“流浪的人在外面……”我和凤泪流满面,不约而同把刚领的工资一起递给了他。

元旦的时候我回来,有了男朋友,结婚生子。凤随表哥回到长沙。涓涓流水不因石而阻,真挚友情不因远而疏。有一次我和孩子他爸吵架了,跑到长沙去找凤。凤正在上班,跑下楼,穿着一身洁白的纱裙,飘到我面前,宛若仙子。听到我的哭诉,她火冒三丈,真是岂有此理!凤比我还生气,一身的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仗义。她不许我回去,立即给我找工作,半个月之后,我忍受不住对孩子的思念之苦,又加上孩子他爸天天打电话要我回家,我就说要回去。凤一边骂我没出息,一边帮我收拾行李,叮嘱我:“两口子过日子,要相互包容,回去了好好过,保重自己!”

在我至暗的日子里,凤用友情温暖的光芒,给了我砥砺前行的力量和勇气。

凤结婚了,有一天她来到我面前问我:“快看看,我有什么变化了?”我上下打量她,还是平时的妆容,也没胖也没瘦。她扯着衣角,像个天真的孩子,在我面前又转了一圈,我才发现,凤穿着的是孕服。“你怀孕啦!”我惊喜地喊道。凤连连点头,说刚检查出来,两个月了,马上来告诉我。我和凤拥抱在一起,分享着她初为人母的喜悦。

我在澧县开理发店的时候,有一天凤突然找到我,说:“我爸回澧县了,在人民医院,肝癌晚期。”我一惊,立即和孩子他爸赶往医院。以后只要一有空,我都会去看凤的爸爸,陪他说话,给他按摩,给他削苹果。最后凤爸爸还是万般不舍地走了,走了。上山的头天晚上,凤再三催我回去休息,我执意陪着凤守到天亮。凤和她爸爸情感深厚,她悲痛万分,我扶着凤一起把凤爸爸送上山。

来贵州做生意几年,有一次回老家,正好凤也回了澧县,我去看她,又是一夜长谈,唏嘘不已。她动员我在澧县买房子,就买在她楼前,说:“我终究是要回澧县的,到时候我们一起养老,还像小时候一样,我煮个鸡或者是鱼,隔着窗户喊一声,你慢慢走过来,还是热的,多好。”我好一阵感动,欣然答应。

四年前我娘猝然离世,我没有给凤去信,她妈妈也正重病住院,脱不开身,她刚好无意中从熟人口里得知我娘去世的消息,立即匆匆赶到我娘家,我正披麻戴孝,两人抱在一起,无语凝咽。

平时我们都各自忙碌,很少联系,但是我们都是相互牵挂的。冬天天气冷了,儿子上班不方便,想买车,我不放心,打电话问凤有没有空。凤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儿子到了长沙,凤开着车带他到处看,到处比较各种车的价格,款式,颜色,保值率。两整天的时间,凤全程陪同,还不时给我发来视频。不厌其烦地比较,谈价,砍价,要赠送品。凤自己买车都没有如此上心过。她知道我挣钱不容易,生怕我多花了一分的冤枉钱。

都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那么我们就是,万年修得姐妹花。人生苦短,有多少人在茫茫人海中相遇,又在灯火阑珊处走散,而我们能够一直相知相惜相伴,是何其有幸!我的凤闺蜜啊,从青春的美少女,一起变成白发苍苍的老太太的友人,该是一种怎样的缘分啊。

只是不知完成此文的时候,你在何处忙碌或悠闲,故发此寻人启事,凤啊,你知否???


精彩推荐

焦点图

在线阅读:
湖南日报 华声在线 三湘都市报 华声湘播 抖医云播 湘报严选
广告合作:
联系方式 / 0731-84326423    邮箱 / 495907632@qq.com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