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湘播 >教育培训>正文

老师——徐政国

2022-09-13 11:56   [作者:王孝忠]

徐政国是我的老朋友,他在鼎城区是受过全方位锻炼过的干部。鼎城区还是叫常德县的时候,他任过乡秘书、副乡长、乡党委副书记、区长、区委书记。“一杯茶、一只烟、一个鼎字写半天以后”,他任过宣传部长、副区长、政协主席、人大主任。他这么多头衔、这么多桂冠、这么多官帽,我都没有喊过,我对他只有一个称谓——老师。徐政国从政前教过书,他有一个得意的门生刘桃初,刘桃初也是我的小兄弟,这样我就跟着刘桃初喊了这么多年的老师。

“徐老师”,说实在话,以前只是喊喊而己。昨天,我一口气读完了他的著作“竹马集”后,使我真真感到徐政国的的确确是我的老师。我今年闲暇下来,也想记点什么、忆点什么、写点什么,但我的那些东西根本无法和《竹马集》比较,用长沙话说,都是一些跛罗货、通麻的、西夏的。徐老师的篇篇叙说,徐老师的段段言说、徐老师的次次演说,才真是“司马文章元亮酒、右军书法少陵诗”。

《竹马集》由三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是小说或者小小说,记叙的身边的人和事;第二部分是评论,是对时弊的针砭;第三部分是工作报告和调查报告,是对从政几十年工作的总结。三部分文章各有特点,各有亮点,各有卖点,比较起来使我佩服得“夹卵”的还是第一部分叙说篇。

在叙说篇中,徐政国描述了他所怀念、他所敬佩、他所熟悉的二十个人物。徐政国描述的这些人物,不亚于鲁迅笔下的闰土,不亚于丁玲笔下的杜晚秋。

就拿“矮哥的故事”来说吧,文中“矮哥”确有其人,就是鼎城原政协副主席甘三林。文中的故事确有其事,找炊事员抢饭吃、蹲在乒乓球桌上吃狗肉、睡新媳妇的热被褥在常德广为流传。我第一次听湖南日报老记者田正校讲述时,笑得仰面朝天,脑壳上还碰了一个包。但就是这几个故事更加衬托了矮哥的可笑、可亲、可敬、更可爱。

俗话说,知青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徐政国笔下的“远方嫂嫂”把这一点描绘得淋漓尽致,反过来又烘托了中国妇女的伟大,中国知青的艰辛。看了这篇文章,使我们回想到那个年代,遗憾的是多少小芳、袁芳也被大男人们早已遗忘。

“骚教轶事”,这是第一次看到,以前也没听徐政国说。“骚教其实原来不叫骚教”,看到这里使我想起了何广辉先生。何广辉先生是常德 编段子的专家,段子编得越多,他的头衔也就越多,许多故事的主人公都成了何广辉。骚教因为喊和尚叫骚教,自己变作了骚教,故事既普通,又生动,更深刻。

我正写着这篇短文章,徐政国给我发来一条手机信息:“神学的最高境界是无字,幸福的最高境界是无欲,交友的最高境界是无求,祝福的最高境界是无声。”我看《竹马集》的最高境界就是无虚。徐政国就是一个高境界的人。徐政国老师,我叫定了!


(一审:蒋宇 二审:卢小伟 三审:文杰)

精彩推荐

焦点图

在线阅读:
湖南日报 华声在线 三湘都市报 华声湘播 抖医云播 湘报严选
广告合作:
联系方式 / 0731-84326423    邮箱 / 495907632@qq.com
友情链接: